身在异乡为异客「蜀葵花开」

频道:POS机知识 日期: 浏览:110

爱故乡  发现美  书写美  传播美

编者按: 庚子年八月十五,中秋国庆重叠而至,难得家国共团圆。举国欢庆,千家万户共享月圆之时,刘先生独步于街道,并未能享受到理所当然的团圆之乐。虽无小家团圆之乐,却有一种善念和别样的家国情怀萦绕在他的胸怀。他逾花甲之年,身在他乡,执善而行,感而为文。喜欢他淡泊平静的心态,喜欢他老而有为的状态。



  别样的两节   

刘效良
 
庚子年的中秋、国庆节,注定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。像这样两个节日挤到同一天的现象,三十年才一遇,所以,好珍贵。
在这个举国欢庆、万家团圆的日子里,我家却阴差阳错,未能团圆。
我来省城打工,一转眼已经三十余年了,在这期间,孩子们相继成家,五个天真烂漫的孙子,也逐渐长大。平时,上班的,上学的,各忙各的,很难凑到一块儿。只有中秋节、春节才是我们家团圆的日子。
孩子们均在正阳街阳光揽胜小区购置了楼房,孙子们也只有在周日,才偶尔来一次。姊妹们开心地玩耍上一天,晚上分别回家休息,很少在身边留宿。所以,我和老伴只租了一间大约二十五平米的房间。每当中秋节或春节来临,两对儿媳及五个孙子,带着礼物给我俩拜年或看望我们时,我们这个名符其实的斗室,便显得特别拥挤了,双人床上和地上临时置放的小板凳上都坐满了人。还要撑起圆桌,以摆放些水果、瓜子、糖果之类的食品供儿孙们品尝。五个欢快的小孙子,因为平时难得相见,偶然遇一块儿了,说不完的小孩儿话。儿子、儿媳们平时也难得一遇,也互相问寒问暖,热闹异常。午饭,我们平时使用的小锅小灶是轻易做不出来的,中午照例到事先定好的饭店吃一顿。
今年我在一家建筑工地打工,事先我就向老员工打听往年中秋节是如何过的。他们说:中秋节放一天假,不回家的员工,食堂提供免费的餐饮。我想那就好,趁此机会,我们一家正好团圆。公司即使提供免费的美味佳肴,我也不怎么留恋。美食和亲情相撞时,我还是选择亲情。一年两次的团圆对我们年愈花甲的老人来说,特别重要。我早就想见见我那些欢快的小天使了。
谁料,中秋节前一天的班前会上,胡工长当众宣布:由于工程进度严重滞后,中秋、国庆节,放假半天,而且是下午休息。我得值班到一点半。中秋节中午我的团圆饭,成了泡影。家里的聚餐,开出租车的大儿子因节日打车的特别多,不想耽误,未能到饭店聚餐。晚上,虽在老伴精心的安排下,在大儿子家又聚了一次,但二儿媳妇单位加班,她又不能光顾。吃饭时,老伴的手机,忽然急促地响了起来。事儿真够搅和。原来是孟老师落实我老伴晚上能否与她作伴。这事虽然我在前一天就已知悉,但诸多事情撞到一块儿,还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……
孟老师今年八十四岁了。是一位退休的人民教师。十余年前,她的老伴,因病撒手人寰,她的儿子在外地工作。难奈寂寞的她因年事已高,需要人照料,便每月出资一千元,雇请一位女性保姆,晚上与她作伴,稍微做点家务。
去年秋天,我老伴经人介绍,曾与孟老师度过一段难以忘怀的快乐时光。后因老伴的三哥病危,老伴不得不回老家,陪三哥走完这人生最后的一程。与孟老师临别时,双方约定,如果她三哥病情好转,她就及时赶回来继续与孟老师作伴。回家后,三哥病情,时有反复,老伴举棋不定。最后在挣钱与亲情发生矛盾时,老伴还是选择了亲情。当时,我曾暗暗赞许老伴,你这步棋又走对了。钱,以后还能挣,而欠下的人情债是永远也无法偿还的。将永远成为心中的痛。
由于耽搁时间太长,只好请孟老师另聘他人了。
妻子在决定近期不上来时,曾给我和孟老师分别打了电话,述说了情由,并让我去孟老师家,取回了她的被褥及洗漱用品。孟老师也随后打来电话,说凤英(我老伴的名字)的工资,已经算定,你来取一下。这样我就有了结识孟老师的机会了。
穿过一条狭长的小巷,第六个街门,便是孟老师家。这是个较小的院落,三间套间房挤得满满当当。房间里收拾得窗明几净,井然有序,看得出主人是个挺讲究的人。孟老师是个身板硬朗的老人,高声和我打着招呼。听声音,根本不会以为是个年愈八旬的老人。声音较亮,底气很足。再看容貌,鹤发童颜,清秀且俊朗。她热情地招呼我落坐。“刚下班吧!先喝点热水吧,暖暖身子。”“凤英的工资已算好,在桌子上放着,你数数收好,她带来的被褥,我都叠放在床头了。”孟老师很健谈。“我还看过凤英带过来,登有你发表文章的《红星杨》,你写的文章很好!我也喜欢写作,早就想跟你唠一唠,一直没机会。”我乘兴打开手机,将我刚在网络平台发表的文章《我的大姐》让她看,她认真地出声地读着,声音极富感染力。看得出她当年教师的风采。“我比你大姐年长一轮回,我也是属牛的,看得出你对你大姐是很有感情的,你对文章可以用文情并茂来形容,写得特朴实,生动,挺感人的。”我说,您可以提点意见,我初学写作,文笔还很稚嫩,有些字词,还运用得不是很准确。她说,你还可以写得更生动一些,语言逐步锤炼,情节稍有点拖沓。我诚恳地点点头,表示虚心接受。孟老师说,你以后,再写出文章来,一定要让我看,我很喜欢!
谈及我的爱人,她说,凤英是个善良的人,爱干净,干活儿利索,也很善解人意。我们姐妹俩能聊得来,和她在一起,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。老实说啊,我不想让她走,我们俩,还没有处够。可人家三哥病重,回家陪侍,也是人之常情。我也是明理人,不能太自私。她如果回来,我随时欢迎。
走时,她把我送到街门外边,让我有时间,常来坐坐。你们俩,都是好人!
凤英也经常说,孟老师这个人,很好相处,她为人随和,心直口快。谁若有什么缺点,她当即就会提出来。若有什么优点,也会热情的予以肯定。家里桌子上经常摆放着洗好的水果,你随时可以吃,不用客气。干完不多的家务活,可以陪她聊聊天。她订有一份《太原晚报》经常端坐在桌前浏览报纸的新闻。对国内外的政治,时事,及人物掌故,了如指掌。除此之外,她还是一个铁杆影迷,知道许多影视名星的轶闻趣事,以及他(她)们所主演的影视剧。说起来有条有理,滔滔不绝。是我见过的年龄最大的追星族之一员。孟老师对生活充满乐趣,经常锻炼身体,且保养有术。我俩很投缘!如有机会,很想和她相处。
只是从老家上来后,二儿媳妇又兼了一份工作,无暇照顾年幼的孙子,我老伴就及时帮衬着些。
时逢两节来临,学校放假,而二儿媳妇也因身体不支,有放弃兼职的迹象。恰在这时,孟老师之后聘请的保姆,因故不能上班了。孟老师给妻子打电话,还想让她回去作伴。老伴儿和我商量。我说:“孙子有人照顾的话,你可以考虑回去。我嘛!好说!一月回一、两次家,怎么也能对付得了。”
在儿子家吃过晚饭后,我和老伴一路往家走。老伴儿担忧我:“你常不在家,今天好不容易回来了,我却不能陪陪你,尤其是今天,又是八月十五,把你一个人撂家里,我心里也不好受。要不咱一块儿到孟老师家,陪她过中秋,怎么样?”我犹豫地说:“我也去?不太方便吧!”老伴儿说:“孟老师,挺喜欢热闹,她肯定会欢迎咱俩同她一起看月亮的!”
后来,妻子精心挑选了几块品味较好,又适合老年人食用的月饼,再拿一些白天早已洗好的苹果、葡萄。包裹好被褥及洗漱用品,便同往孟老师家走去。
一进孟老师的家门,老伴便朗声喊道:“孟老师,我把老头子也带来了,咱们一块儿过节啊!”
孟老师高兴地连声说:“好好好!欢迎!欢迎!你考虑得真周到!既顾及了我这孤老太婆,又不冷落你爱人,真是两全其美!”妻子说,这是孩子们给我买的好月饼,你也尝尝。孟老师脸色有些变,说:“你俩带那些干什么?你们看我准备了多少月饼、水果?你看看。我每月退休工资三、四千元,孩子们又不在身边,他们都过得挺好,不用我挂念。你们说,我一个孤老太婆要这么多钱,干什么?我不愁吃,不愁喝,你们还跟我客气。只要有人来,我就高兴。”妻子说,你的这些呀!我俩也敢吃,今天咱不说这些,图的就是个高兴。今晚您啥也别管,咱们边吃边看晚会。说着麻利地提起塑料袋到厨房把水果和月饼切好装到盘子里。然后把又稣又软的月饼递给孟老师。孟老师接过说:“下不为例啊。以后再这样,我可就真的生气了。”随即妻子也递给我一块月饼,“快吃吧,咱们不要惹孟老师生气。”
央视国庆晚会开始了,她俩很快被央视营造的艺术氛围所吸引。而我则开始关注家乡《蜀葵花开》写作团队举办的首届网络晚会。很快我的外甥女李丽平主持的网络晚会开始了。一听到她的声音,我感觉家乡的亲人似在身边。她那柔和的女中音和生动活泼的导语,很快将大家带入了美妙的艺术世界中去了。
许多文友各显身手,有文采飞扬的诗朗诵;小诗诗清纯稚嫩《将进酒》,博得了大家暴风雨般的掌声;晋剧《下河东》演唱得有板有眼,很有些名家的风范。孟老师和妻子看央视晚会,我则按照群里网络晚会事先设定的程序,发出了我的诗朗诵作品《静夜思》。
我平时没有接触朗诵。大概,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。但对我来说,却是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,因为我终于克服了与生俱来的,不敢在公众场合表演的缺点。以后有机会还会积极参与,向李丽平那样,敢于公开展示自己的才华与能力。当然我知道,我没有多少才华,能力更是微乎其微。
妻子和孟老师偶而也关注一下我正在参与的晚会。我不无骄傲地告诉她俩,我正在参与的是我们团队的首届网络晚会,而主持晚会的是我的亲外甥女李丽平。她俩听了我的介绍,脸上露出惊诧的神色,为我有这么一个外甥女而高兴。
晚会取得了圆满的成功!
而央视的晚会还方兴未艾。看看墙上的挂钟,我便先行告退。妻子温柔地提示我:明天的早饭,应该吃什么,什么食物具体在那么放着,几个注意事项。我说,知道了,没事的。
我走在宽阔的大街上,此时大街两旁五彩缤纷的霓虹灯打出了各种字体的巨幅标语,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一周年,格外引人注目。此时皓月当空,月亮仿佛正笑咪咪地接受着人们暖心的祝福。同时也把良好的祝愿用如水的月光洒在神州广袤的土地上,千家万户亮着灯光的窗口飘送出央视晚会悠扬的歌声,和现场观众热烈的掌声。中华儿女及海外炎黄子孙,此时正沉醉在如诗如画的节日之夜。
我仰望完美星空,没有一点失落,反倒是内心非常充实。
不由得浮想联篇:这大自然真是太奇妙了,像节日里坚守岗位的解放军战士,和在轰鸣的机器旁紧张操作的工人,白天太阳把温暖和光明无私地奉献给人间,沐浴着万物健康生长,而今她去另一面星球,服务那里的人民去了,却把岗位留给月亮,让它继续为人类服务。我在想,如果没有太阳,没有月亮,没有星辰,我们头顶的天空,将会是什么模样?人类将不复存在。同样的道理:如果没有前辈们前仆后继的无私奉献,我们的人民共和国哪有波斓壮阔的昨天、今天?比如孟老师,她辛勤执教几十年,为祖国培养了多少栋梁之材?恐怕连她也说不清了。只知道年年接收接近懵懂无知,稚气未脱的娃娃,年年送走学有所成的学子。寒来暑往,循环往复。而今她年愈八旬了,行动不便,孩子们又不在身边,就应该有人接过岗位,尽力让她们过得舒适一些,感受一下大家庭的温暖。何况人家还有报酬,我们理应,尽心尽力,恪尽职守,使她们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。愿她俩能够象亲姐妹那样永远和谐相处。愿全天下的老人能够安享晚年!
愿欣欣向荣的人民共和国永远骄傲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!引领兄弟民族向着幸福,朝着胜利的方向,幸福出发!

《触摸家乡》蜀葵花开出品
 编后记:
从10月1号至10月23日,22天时间,刘先生完成了一篇文章。他六十余岁,在太原建筑工地务工,花时间写文章,又花时间修改,打磨,精神万分可贵。时代和生活让他离开了家乡,他却并没有“月是故乡明”般的离愁别绪。他亲近城市,安于斗室,乐于奋斗,身为家长,心系国家,写出了远超于生活的正能量,呈现出一名中老年武乡打工人最牛的心境。收此文时,正在看另外一位家乡作者的打工文章,这些文章给予我不一样的感动,却一样震撼着我。我们都是砖石。有的砖石压到了地下,有的则装点门面。哪一块砖石都不能少!少了地下的,房子要塌,少了门面的,房子不美。外出打工者,不就是这个国家纳入地下的根基吗?谢谢刘先生干净的文字,纯洁的思想!对于刘先生,我联想到一位名模,叫王顺德。他八十才成名。刘先生朴素的文字,或也可老有文名!
(编者/一鸣)
作者简介:刘效良,山西武乡故城人,文学爱好者,第一代进城打工者,做过建筑工,环卫工,杂工。

本期编辑:张一鸣,山西武乡禄村人,毕业于武乡一中,工作于煤矿,服务于三农,《蜀葵花开》编辑 。 
相关阅读:


  山脊梁
  难忘的和子饭
  忆父亲
  女人花
  除夕风波

主 编:  采  禾
编 辑:  一  鸣
小 编:  含  函


"呈现众生相 传播真善美"
 
让我们一起用文字记录家乡之美
投稿邮箱:mlmlwxy@163.com
主编微信:ch36670108
原创作品,未授权勿转



0 留言

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